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白银旅游 > 资讯杂谈 > 正文

58同城等网站招聘陷阱:超五千人曾被骗,这些套路你都知道吗?

发布日期:2018-9-17 上午 09:17:57 浏览:114

来源时间为:2018-06-24

58同城等网站招聘陷阱:超五千人曾被骗,这些套路你都知道吗?

来源:澎湃新闻作者:2018-06-2413:36:53

不少人都有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络平台上求职的经历,也有求职不成反而上当受骗的经历。到底有多少招聘背后的“老板”是诈骗分子伪装的,又有多少人在正需要一份工作时,被真金白银地坑了一地?

澎湃新闻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近年60起通过58同城、赶集网发布虚假招聘信息的诈骗案例中,248名被告人通过发布虚假招聘信息诈骗,超过5500名被害人受骗,诈骗金额近亿元,甚至有人落入卖淫窝点、诈骗集团。

诈骗金额最高的一份判例中,受害者2000余人,被骗中介费共计6270万元。事实上,根据裁判文书统计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实际的被骗人数和诈骗金额难以精确统计。

在这个“产值”达到亿元规模的“网络招聘骗局”中,骗子们都有哪些套路?这些套路为何被一遍又一遍地复制?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搜索到的判例中,五年来的判决数量呈上升趋势,值得有关部门加大打击、治理力度,求职者也应加强风险防范意识。

套路一:交各种名目费用?实为骗钱

岗位保证金、加油卡押金、ic卡费、服装费、办卡费、伙食费、保险费、测评费、操作电脑押金、试用金、工号费、马甲费……以各种名义收取应聘者的钱款,是招聘诈骗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不但交各种费,甚至有的还以孝敬领导需送钱、买烟、请吃饭等虚假名目再次骗取被害人更多钱款。

在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法院2017年的一起判决中,张某与马某利用承包宁波市海曙钱港娱乐有限公司楼面的便利,与吴某、付某强事先商量,虚构“宁波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在未设置商务司机岗位的情况下,组织杨某某、巫某彬、张某美、吴某叶、章某辉、宋某杰等人,用化名在“58同城网”、“赶集网”等网站上发布招聘商务司机的虚假信息,联系、接待应聘人员在本市海曙区宏通苑ktv、钱港会ktv等地参加所谓招工面试,并以应聘成功需收取押金、办理上岗证等为由,骗取应聘人员缴纳的各项费用。

这是一起典型的虚假招聘犯罪。ktv、会所、酒店、娱乐餐饮公司,是虚假招聘常使用的“名目”,比如发布喜来登酒店、希尔顿酒店招聘服务员、保安等虚假信息。但这些“高大上”的公司也会在58同城、赶集网上发布招聘信息吗?为了取得受害人的信任,诈骗分子一般采取两种模式:一是租借场地,招聘地设在特定场所内;二是注册成立公司,假冒成正规用人单位。

2015年以来,上海法院就判决了至少7起第一种模式的诈骗案件。上海市宝山区法院的一份判决中查明,2015年10月26日起,被告人王某彬伙同彭某、柴某、贾某辉及黄某等人,租借宝山区某娱乐公司房间,以虚假身份通过“58同城”、“赶集网”等网站发布虚假招工信息,先后将多名被害人诱骗至以上地址内进行招工面试,并被害人签订劳动合同,虚构被害人应聘成功的假象,共骗得16名被害人7万余元。

杭州拱墅区法院2015判决的一起案例,则是第二种模式。法院查明:杭州天盈公司于2011年7月5日注册成立,成立以来无实质经营,2014年3月以来,马某将公司办公地迁至拱墅区美都广场c座,纠集多人,使用伪造的公司印章,冒用杭州海底捞公司、杭州sos酒吧、杭州亚伦大酒店、杭州稞稞笑餐饮公司、杭州金鹰大厦有限公司、杭州八樱餐饮公司名义,在赶集网、前程无忧网、58同城网等网络上发布招聘娱乐经理、餐饮经理等职位的虚假信息,以此名义骗取不特定多数人前来面试,再实施诈骗。

套路二:体检费?和医院合作分成

在要求应聘者交的各种费用中,体检往往被看作是合理要求。然而,大量裁判案例显示,在实为诈骗的招聘中,体检是一个大坑。

北京市丰台区法院一份判决中,被害人姜某陈述称,2013年4月25日11时,她在智联招聘网上看到一个待遇高、包食宿的链接,她申请了一个叫东佰万公司的行政文员职位。后该公司约她面试、面谈薪酬待遇后,通知去京仁医院体检。她在医院收费处交了236元体检费,并上楼体检,做b超时,民警来了。

姜某很幸运,成为系列诈骗案的最后一名受害人。据判决书显示,诈骗团伙自2013年1月至4月间,通过谎称招工单位要求应聘者体检,已诈骗16万余元。

法院查明,该团伙通过冒用一些不知名小公司的名义在58同城网、百姓网、赶集网、前程网等发招聘信息,招聘的岗位有司机、跟单员、网络管理员、仓库管理员、文员、前台接待、人事助理、行政助理等,引诱应聘者上钩,并带去指定医院体检,按人头分成体检费。

令人惊讶的是,多起判例提到,有医院专门配合做此类诈骗体检。

如北京丰台法院的一份判决书中,李某证言:2003年他和张某、郄某三个人共同出资买下了北京京仁医院,他是法人,郄是董事长,张是院长。2012年其医院被吊销了医保资格,业绩有很大下滑,很多设备也空闲,2012年10月,新院长李某2在院办会上提出,有一些公司想跟其合作办健康筛查,可给医院一些利润,其医院出不了体检报告,为别人做健康筛查,收取每人236元,医院留100块钱,剩下的给合作公司。

套路三:兼职?满满的全是套路

在58同城、赶集网、前程无忧、qq群、招聘网站等地方,经常会出现“招聘兼职打字员”、“淘宝客服”的虚假广告。尽管公安侦破了很多类似案件,但近年来仍在频繁发生。

多份判决书显示,骗子骗的就是保证金、培训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比如,2017年广东一起案例中,法院查明,2016年8月至2017年3月期间,被告人王某伙同同案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互联网在“58同城”、赶集网等网站大肆发布虚假招聘信息,以收取押金、推荐客服、yy语音指印工号费、身份标识费、培训费及办理退款等名义骗取被害人交付的上述费用。有的判例还提到,骗子们甚至还以交保密金、资金被拦截了或钱未支付成功等借口逐步忽悠让受害者支付更多。

一种“兼职刷信誉返利”的套路,也是诈骗圈的高频词。与之类似的兼职套路是“淘宝代运营”。

2017年河南登封法院的一起判例中,诈骗分子以公司名义通过58同城、赶集网等网站招聘大量“业务员”,谎称与数百家品牌商建立合作关系,编造大量虚假网店利润数据统计表,引诱受害人加入,公司业务员经过专门培训后通过妈妈圈、宝宝树等app母婴交流软件,以专门制定的“话术”与被害人聊天,在收取受害人680元到2480元不等的加盟会后,“公司”将为客户提供技术服务以80元外包给同案人赵某生,赵某生提取30元后又以50元外包给同案人党某军。在承诺提供的代开网店、网店装修、技术指导、一件代发、免费铺货、网站维护等服务中,将代开、装修网店的数据包发给被害人后某不管不问。

判决书显示,此类兼职诈骗,甚至还出现了诈骗集团,层层围猎受害者。

台州市椒江区法院两起判例显示,2017年4月,刘某、杨某、徐某等十余人组成百纳诈骗集团,以招聘网络兼职的名义进行诈骗。平时团伙分为外宣部、客服部、财务部。主要成员通过yy群(群名lol)管理。外宣在58同城、赶集网、前程无忧等网站、微信朋友圈、qq群、招聘网站等发布招聘兼职打字员及淘宝客服等虚假广告,之后通过qq、发送短信等方式联系被害人,并让其下载is语音软件,给被害人is频道号。后外宣到yy群联系客服管理,推荐被害人入群。被害人加入外宣提供的is诈骗频道后,被频道内的客服带入大厅进行文字或语音指导,并假借押金或培训费等名目向被害人实施诈骗。被害人有意向交费后,客服向财务等人索要支付宝等支付平台制作付款二维码,后提供给被害人扫码付款。被害人付款后,外宣、客服向被害人索要付款截图,并报账给集团财务。财务核对后每日将账单及参与外宣、客服、被害人编号在资料群公布,并按照提成,备注编号后将提成款打还给对应外宣、客服。该诈骗团伙按比例提成,比例共10级,诈骗金额从99元至999元不等,对应外宣提成75元至780元不等,客服提成15元至210元不等。

套路四:出国务工?招聘方无资质,一年骗6000万

可以出国务工,甚至可以技术移民?当一些受害者抱着美好的念想,点开一些出境劳务公司的招聘网页时,正进入一个精心编织的圈套。至少六份裁判案例显示,多名诈骗分子在网上发布虚假跨国劳务虚假信息,而此类出国诈骗金额远超其他类型诈骗。

2017年12月,杭州中院就判决过一起涉案金额6000余万,受害人数2000余人的出国务工诈骗案例。

法院查明,2013年5月,被告人毕某勇、杨某映及韩某等人明知中港集团及下属公司实际无安排境外劳务或移民的能力,仍按照钟某要求至杭州市筹备成立公司,用于招揽客户。2013年9月12日,毕某勇以股东、法定代表人的身份与杨某映及韩某等人在杭州市西湖区注册成立杭州澳海公司。为扩充规模招揽更多客户,澳海公司又根据中港集团的要求在杭州市滨江区、广东省江门市等地设立了多家公司,形成了以杭州澳海公司为中心的跨省、跨地区招揽客户网点。随后,杨某映等人根据中港集团以电子邮件形式下发的简章,再以上述公司的名义制作宣传册或者在58同城、赶集网等互联网上发布,招聘出国务工人员。

自2014年11月起,大量到期客户发现未能出国,要求杭州澳海公司退还中介费。杨某映、毕某勇仍按照钟某的指示,要求业务员继续招揽客户,扩大诈骗范围,骗取客户中介费。截至案发,共造成2000余名被害人被骗中介费共计6270万元。

套路五:招聘女公关?原来是卖淫!

在以招聘为名实为卖淫嫖娼的违法犯罪中,受害者的角色比较模糊。一些受害者,在诱人的招聘条件下,误入卖淫组织团伙,被犯罪分子所控制,而被迫卖淫;还有一些受害者,与犯罪分子约定嫖资分成。

据湖北高院裁判的一起案件中,上诉人刘某甲先后雇佣、纠集上诉人张某等二十余人,先后在武汉市江岸区、洪山区多个小区租用住房作为犯罪窝点,通过58同城网、百姓网、我爱兼职网等互联网以“公司”名义发布招聘信息,招募、引诱、控制众多妇女长期从事卖淫活动。

该犯罪集团对外自称“公司”,成员基本固定,且分工明确,管理严格。刘某甲自居“老板”、“公司老总”,出资租房并购置电脑、摄像头等犯罪工具,并制定了卖淫人员的招募方案、卖淫活动的管理和运作流程、对“员工”和卖淫人员的管理制度和奖惩制度、犯罪所得的分配方案等一系列“规章制度”。依照刘某甲的分工和要求,柴某等人以各类“商务会所”、“礼仪公司”、“模特公司”名义在网上发布招聘公关、礼仪小姐、模特、商务伴游等信息,并化名“萌萌”与应聘者在qq上联系,以高薪引诱,劝说妇女从事卖淫活动;王某等人先后负责接待卖淫妇女,为卖淫妇女讲解卖淫活动的管理和运作流程、收入分配方案,并登记卖淫妇女的真实姓名和亲友电话等信息,作为对卖淫人员的控制手段;柴某等人按照刘某甲提供的“客户”资料,以打电话、发短信等形式联系嫖客,介绍卖淫妇女卖淫;张某等人在窝点内轮流值班,负责调度、分派卖淫妇女到指定地点与嫖客进行性交易,记录卖淫妇女“出台”时间和地点,收取嫖资后记账,并上缴给刘某甲。

刘某甲除按既定提成比例分配给卖淫妇女外,其余嫖资全部由自己计划和支配。自2010年6月起,该犯罪集团先后招募卖淫妇女540余名,仅2012年6月6日至同月14日调派妇女外出卖淫达100余人次。

而在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2015年判决的一起案例中,犯罪分子的卖淫套路更轻便。

法院认定,2014年2月开始,被告人房某生、韩某通过赶集网、58同城网发布虚假会所招聘信息,引诱、招募卖淫女李某、何某、董某、屈某,约定嫖资平分,利用qq、微信、陌陌软件招揽嫖客,安排、组织卖淫女从事卖淫活动,直至2014年4月。

这种招聘卖淫女的广告往往比较暧昧。如上述湖北高院的判例中,客服人员“萌萌”与有意应聘的年轻女性聊天时,会告知“公

[1] [2]  下一页

最新资讯杂谈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