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白银旅游 > 旅游景点 > 正文

黔西南山地旅游怎么玩?专家告诉你!

发布日期:2016-2-23 上午 01:41:20 浏览:518

摘要:12月27日,黔西南试验区“山地旅游与旅游扶贫”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全国政、学、研、企等诸多领域的专家学者共聚一堂,为黔西南山地旅游扶贫开发问诊把脉。在旅游扶贫方面发挥示范带动作用我今天主从旅游与扶贫相结合的角度谈几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2015-12-2910:49:27.0黔西南山地旅游怎么玩?专家告诉你!山地旅游;旅游经营机制;旅游扶贫;旅游发展;科学发展观;理诺士2886市州新闻

编者按:

12月27日,黔西南试验区“山地旅游与旅游扶贫”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全国政、学、研、企等诸多领域的专家学者共聚一堂,为黔西南山地旅游扶贫开发问诊把脉。

会上,专家们就发展山地旅游的意义与价值、山地旅游对于促进旅游扶贫攻坚的意义、加快黔西南山地旅游发展和脱贫攻坚的策略和路径、户外休闲体育运动对于山地旅游的重要意义和实施路径、山地旅游文化产品的创意设计与开发经营等内容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提出了很多具有针对性和操作性的建议。

黔西南山地旅游怎么玩?

专家告诉你!

张学军(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党组成员、秘书长):

打造山地旅游和扶贫开发的新模式

山地旅游是市场行为,旅游是一个产业行业市场行为,扶贫开发是政府行为,所以在这里面怎么能够探讨一条新路,确实是创新,把山地旅游与扶贫结合起来,这是我们五中全会,也是十三五规划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完成我们国家7000万人口的扶贫,贵州在这方面任务非常艰巨。

作为旅游来讲,有人讲世界发展就是当人均GDP在5000—10000美元的时候,就会进入到体育、旅游、休闲行业大发展。确实是这样,过去我们中国人脑子里没有想到的事情现在已经开始发生,我想,我们国家已经是旅游行业大爆发的时候,确实这个机会机不可失,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黔西南抓住旅游行业是正逢其时。其实从旅游来源讲,就是从游客来说,它必须是一种独有性。我凭什么到你那去?你那一定有我没有看到过的,或者独有的东西,比如说全世界唯一的万峰林别地没有,旅游还有众性,共享性。另外一个你作为旅游者、服务提供者,你还要有游客需要的针对性。

同时对旅游产业来讲,地方政府也好,旅游公司也好,它实际上是有这么几个希望,你提供产品要让游客看得着。同时大家希望游客留得住,一日游,北京的旅游是一日五游,长城十三陵走马赶花跟赶集的,留不住,好多地方的旅游是留不住的,刚才说还有一个消费好,讲的说国外已经不统计,只统计消费购物,新加坡巴掌大的地方,600平方公里,但是新加坡的旅游搞得非常好。陈敏尔书记提出来多彩贵州风,山地公园省,实际上提出一个旅游产品世界性,全省域,因为喀斯特地貌是一种特殊地貌,贵州省是全世界最大的喀斯特地貌,世界性、全省域、兴义万峰林就是一个重点区。它所谓独有就是这样。

从这点来看,过去我们讲旅游是一定要从观光式,一日几游看一看,说游客到国外就是上车就睡觉,下车拍照,到此一游没有什么深刻体验。所以现在旅游这个东西从观光式到体验式开始了,从黔西南来讲,旅游开发我觉得要从过去那种游客口碑相传,到游客自发式观光,应该到引导和培育式,引导培育游客、培育这个产业。

对于黔西南我有几个建议,最重要的就是打造山地旅游和扶贫开发的新模式,首先要定制一个好规划,另外一个找到好路径,比如户外,包括怎么能够独有,怎么跟别人不一样?黔西南这地要是搞世界独有的山地旅游大投入,靠我们州政府可能承担不了,因此,起步的时候,从自发式到引导式、培育式怎么办?多举办活动,国际山地旅游大会,或者民间户外运动的一些比赛等让这个知名度越来越多,人去得多以后,你现在的接待能力可能就通过举办山地得到锻炼和改观,利用国家的政策和资源多举办活动、会议、比赛,这是一个扩大影响,倒逼着你改变设施。要创新一种好模式,要用市场的办法,企业去投入。能让企业赚上钱,同时给你提供一些服务,各方面努力,最后实现富民、富地方的好成效。

吴华(国务院扶贫办开发指导司副司长):

在旅游扶贫方面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我今天主从旅游与扶贫相结合的角度谈几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旅游本来是一个消费产业,是一个休闲产业。但是当它跟扶贫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阳光的事业,变成了一个高尚的事业。

我想从两个方面谈一下看法。一个就是这个扶贫模式怎么建起来。我们总结各地的旅游扶贫做法,想解决这个辐射性、带动性不够的问题。我们现在提出了一个模式,景区带村,就是你这个景区要辐射带动具体的贫困村。我们现在的扶贫也有大数据,大数据包括的县是哪些县,村是哪些村,户是哪些户,我们都是非常具体的,所以针对性很强,这样这就给我们景区带村提供了可能,重点的是将来景区带村怎么带?本身就在景区里的贫困村那自然就加入进来了,不在怎么办?它景区要停车场吧?这个停车场能不能给望谟的贫困村;景区需不需要一些小商店,那些商店可不可以给晴隆的哪个村。就是这么带动的,通过这种模式的创新来扩大辐射带动面。还可以通过资产入股,在区域内的这些贫困村,景区内的贫困村,可以资产入股。脱贫问题,不仅是解决老百姓的温饱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个发展模式,不要把这两个割裂开。

还有一种方式,不在景区的贫困村,可以给景区商店提供特色产品,这个也是需要的。山地旅游,黔西南州能不能就搞特色化,民族风情、民族特色、地域特色把它体现出来,这不也是一种带动的方式吗?所以我们讲旅游扶贫,我们要特别强调要效益到贫困村,要到人。

我想从旅游扶贫的角度谈一下,旅游扶贫的资金投入怎么解决?现在比照异地扶贫搬迁的做法。异地扶贫搬迁怎么做?国家投入要6000个亿。中央脱贫攻坚的决定很明确给我们开了一个口子,这是十三五脱贫攻坚期的一个好政策。

刘锋(颠峰智业首席专家):

五个方面“十个新”

今天我们来讨论黔西南州未来的旅游发展,特别是山地旅游的发展,我想从五个方面谈“十个新”。

第一个方面,就是新模式、新路子。最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了供给侧的改革思路,那么我们都知道了,确实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现在面临着一个新常态。总体来看,我们经济的发展,一定要寻找一种新的模式和新的路子。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到与旅游、文化、健康、通信这些方面紧密关联的一种需求,还是非常旺盛的。所以这一块,我们过去一般性的、同质化的、低水平的、粗放式的很多旅游产品,也是大量存在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真正高品质、有个性、定制化的这样一些旅游产品,又是严重短缺的。所以我们说,从旅游供给来看,结构性过剩与结构性短缺同时并存。

第二个方面,我想谈的就是新定位、新品类。对于黔西南州的发展来说,如果我们还走传统的路子,确实难以后来居上、后发赶超。因为现在各个地方都非常重视旅游的发展,贵州省已经成了全国的一匹黑马,成了全国的一面旗帜。黔西南的旅游到底怎么走?怎样来塑造新的口碑、新的品类和新的产品?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在这一块来说,确实我们要很好地来把握优势,很好地挖掘我们山地旅游的内涵。我们怎么样来更好地进行一个精准的定位,这个确实要认真地梳理,进行提炼和升华。

第三个方面,我想谈的就是新品牌、新形象。我们黔西南州到底怎么样来整体塑造一个全新的形象?全省如果是“多彩贵州风、山地公园省”,黔西南州怎么来率先建成“山地公园州”,怎么样率先把我们这样一个山地旅游的示范州快速地、真正地建立起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所以我们能不能提出来,比如类似于像“万峰健康谷、山地公园州”这样一个整体的新品牌和新形象。

第四个方面,我想谈的是新思路和新举措。在这一块,我想我们需要有一系列新的思路和举措来对应我们一系列的做法。比如我们现在有这样一个很好的品牌,就是国际山地旅游大会,我们怎么样把这样一年可能只开一两天的会,能够更好地延展,能够更好地丰富它,能不能形成一个系列。比如我们可否组建一个国际山地旅游的联盟组织,把它形成一个常态化的,第一个真正总部落户在黔西南州的这样一个国际旅游组织?另外,我们的山地旅游研究中心未来能不能进一步提升为一个研究院?我们能不能组织一批专家做一系列的专题研究和出版一套丛书,来更好地促进这块的发展?还有很重要的就是人才队伍,我觉得贵州确实不缺资源、钱,关键缺人才,缺观念、思路,所以我们应该有一个山地旅游的培训学校、培训班,真正地把扶贫旅游、全域旅游这样的培训内容结合起来,推进这一块的发展。

第五个方面就是新保障、新机制。一是成立一个更加夯实的领导小组,来全面地推进落实相关的工作。二是我们要专门设立一个山地旅游的发展基金,以更好地鼓励和扶持山地旅游、扶贫旅游、全域旅游的发展。三是旅游的公共体系也很重要。因为现在是自驾游时代、散客时代,所以旅游公共服务体系一定要考虑当地居民和外来游客共享、全程服务、智慧引领的这样一个以人为本的旅游公共服务体系建设。

熊澄宇(清华大学国家文化产业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旅游和文化产业的关系

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谈一下。首先关于旅游和文化产业的关系,去年中央下了一个文,特别谈到文化创业创意产业和旅游、农业、体育产业之间的关系。我们谈文化产业,通常有四个核心词,内容、科技、资本、服务。

第一个文化产业就是内容产业,所谓内容产业就是说它需要考虑到社会的用户需求,不是说什么内容都可以挣钱,要用户愿意掏钱,这种内容我们通常把它定为三个词,叫原创性、差异性、不可替代性。所以贵州抓的这个山地旅游,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它可能是属于这种原创性、差异性和不可替代性。

第二个就是科技,每一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的生产力,今天这个时代的生产力主要代表是信息科技,从贵州走向全世界,不管是空间走哪条路都没有光快,所以网络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

第三个就是资本,资本通常谈的是投入产出,但是我们这里考虑的不仅仅是真金白银的投入产出,更重要的是怎么去打造品牌,怎么去维护产权,这为无形资产的投入产出,在一定程度上比有形资产的真金白银还重要。

第四个就是服务,所谓服务作为第三产业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这里要说的服务叫做到位不越位,在整个产业链过程当中的每一个利益主体,都有自己的定位。

要适当地考虑几个关系的处理。第一个是自然地理和人物的关系。我们现在谈山地旅游谈的比较多的是自然地理,怎么利用这样一种山地生态环境去开展?但是我想说的所有的自然地理都需要和人发生关系,旅游特别是以人为中心。所谓旅游就是一个人从一个熟悉的环境到一个不熟悉的环境里去完善他的人生体验,在这个过程当中不仅是看山看水,还需要有人文的关照和沟通。而贵州实际上在人文这个层面上有很多可以发掘的点。

第二个我想说的是要关注事业和产业的关系,所谓事业就是要政府投入的,所谓产业是市场运作的,那么我们做这件事情,哪一些层面是事业、哪一面层面是产业,以及事业和产业之间怎么转化,可能需要谋划。政府做的事情就是要去做谋划,政府怎么把自己的位置做好?

第三个我想说一下流连忘返、安居乐业的问题。做旅游是面对游客,面对游客就是让游客流连忘返,反复地来了不愿意走。但是对于当地居民来说,他的目标是安居乐业。怎么处理好当地居民的安居乐业,以及我们说的扶贫脱贫与这样一个旅游开发之间的关系?在这个领域里面有一个例子值得我们借鉴,就是云南省。云南省是通过民族文化、旅游文化,帮助云南从一个不发达的地区,跨越式地发展。它主要的抓手,是旅游文化和民族文化。那么我们在帮助云南梳理经验的过程当中,我们从云南现象提炼到云南模式,再找到云南路径,一步步地在发展。那么对于贵州,对于黔西南州,我觉得我们需要去研究怎么去定这样一个资源,因为这件事情不是一拍脑袋就定的,因为它是一个科学的过程和一个努力实践的过程。

张志坚(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户外运动部主任、博士):

[1] [2] [3] [4]  下一页

最新旅游景点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